继父逝世后 继子女是否享有等同继续权?
更新时间:2021-09-05

  继父逝世后 继子女是否享有等同继承权?
  民法典明确继承顺序以及丧失继承权情形

  民法典学堂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章程)李大伯可怜因车祸去世后,他的亲生子女和继子女却闹上了公堂,双方由于李大伯的死亡赔偿金分割问题争执不下。亲生子女认为,继子女不是合法继承人,而且存在虐待父亲的行为,不能分割赔偿金。继子女为此将李大伯亲生子女告上了法院,要求平均分割死亡赔偿金。记者懂得到,法院终极依法裁决李大伯的妻子和亲生子女等四人每人返还相应金额给李大伯的两个继子女。

  案情回想:父车祸身亡 继子女与亲生子女对簿公堂

  上世纪70年代,家住广东省五华县的李大伯与其前妻生养了儿子阿俊与女儿阿芳。上世纪90年代,李大娘与其前夫共生育两个子女,儿子阿雄和女儿阿花。

  前夫因故去世后,李大娘与李大伯于2000年6月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双方均是再婚,而李大伯以入赘的情势到李大娘家寓居生涯。时年10岁的阿雄与8岁的阿花便跟在李大伯和李大娘身边生活。婚后未几,李大伯与李大娘共同生育了女儿阿玉。

  2020年8月,李大伯因途径交通事变死亡,取得保险赔偿款约35.6万元和闹事车主的赔偿款约6.4万元,共计约42万元。死亡赔偿款由李大娘、阿玉、阿俊委托阿芳办理领取。

  除去李大伯的丧葬费和处置后事的用度后,仍剩余27.9万多元。保险公司的《交通事故侵害赔偿调停书》及当地村委、派出所先后审核并盖章确认的《交通事故伤亡职员家庭情形证明表》,均仅列明李大娘、阿玉、阿俊、阿芳是死者李大伯的家庭成员,而未将阿雄、阿花列入。

  对残余的27.9万多元,已由李大娘、阿玉、阿俊、阿芳四人协商平均分配,四人每人均分得约7万元,并已领取。

  阿雄跟阿花晓得后提出异议,请求参加调配,但协商无果,遂诉至法院要求均匀分配逝世亡抵偿金。

  庭审现场:继子女是否为合法继承人?

  阿雄与阿花称,他们由李大伯和李大娘独特抚育成人,且在李大伯年迈丧失劳能源时也尽了供养、照料任务,虽是李大伯的继子女,但已构成了事实上的扶养关联,依法依情依理都有权介入李大伯死亡赔偿金的分配。

  阿俊与阿芳则表示,阿雄与阿花与父亲并无血统关系,也无扶养关系,不是正当继承人,不具备宰割死亡赔偿金的主体资历,且其二人长期虐待父亲,还在父亲自故之后歹意毁坏死者坟墓。庭审中,阿俊与阿芳还供给了宅兆边阶梯被毁坏的照片。

  审理成果:形成扶养关系的继子女有权参与财产分配

  毕竟两个继子女能否参与李大伯死亡赔偿金的分配?法院审理后以为,死亡赔偿金固然不是遗产,但能够参照遗产分配。李大伯2000年与李大娘登记结婚,并入赘于李大外家。当时阿雄和阿花均未成年,后由李大伯、李大娘共同抚养长大,依据民法典的相干规定,阿雄与阿花虽非李大伯亲生子女,但他们与李大伯造成存在扶养关系的继子女关系,因而他们作为李大伯的第一顺序继承人,有权参与财产分配。此外,本案中阿俊等二人并无证据证实阿雄和阿花有虐待、抛弃被继承人李大伯的行为,同时李大娘亦不认可阿雄二人有迫害、遗弃李大伯的行为。仅凭二张坟地边的阶梯被损坏的照片,不能证明阿雄二人成心毁坏李大伯的坟地。

  为此,法院依法判决李大娘、阿玉、阿俊、阿芳四人每人返还23300元算计93200元给阿雄和阿花。

  民法典小课堂:明白继承顺序以及丧失继承权情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七条 遗产依照下列顺序继承:

  (一)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

  (二)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

  继承开端后,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第二次序继承人不继承;不第一顺序继承人继承的,由第二顺序继承人继承。

  本编所称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

  本编所称父母,包含生父母、养父母和有扶养关系的继父母。

  本编所称兄弟姐妹,包括同父母的兄弟姐妹、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养兄弟姐妹、有扶养关系的继兄弟姐妹。

  《中华国民共和公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二十五条 继承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丧失继承权:

  (一)故意杀害被继承人;

  (二)为争取遗产而杀戮其余继承人;

  (三)遗弃被继承人,或者虐待被继承人情节严峻;

  (四)捏造、改动、隐匿或者烧毁遗嘱,情节严峻;

  (五)以讹诈、胁迫手腕迫使或者妨害被继续人设破、变革或者撤回遗言,情节重大。

  继承人有前款第三项至第五项行为,确有悔改表示,被继承人表现饶恕或者事后在遗嘱中将其列为继承人的,该继承人不丧失继承权。

  受遗赠人有本条第一款划定行动的,损失受遗赠权。 【编纂:张奥林】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